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

第三章 三十年醫師生涯恍如黃粱一夢



1.人若不生病,對醫藥產業不利

自從我直接飲用吞服OMEGA369植物油,將自己拖了78年、使用類固醇都無法治癒的濕疹治好之後,就對植物油的療效著迷。請教曾在台大生化系專門教授油脂代謝的蘇雪月教授:「Omega-3不足健康就會出大問題,為何醫學界卻無人重視Omega-3?」

        「生理搞不好,才會變成病理;生化搞不好,才會變成藥理。」「搞生理、生化都賺不了錢,搞病理、藥理才有錢賺!」

已退休的蘇教授真是快人快語,一針見血,一言驚醒夢中人,我覺得她倒是有點像哲學家。

在此將蘇雪月教授的禪語作一分析:

探討人正常生理活動的是生理學,探討病人生理的學問,就是病理學:正常生理學若深入到化學層次,就是生物化學;正常的生物化學若出了問題,才需要跳到對立面,就是藥理學。

只有病理,藥理學才能順利拓展成產業。與病理有關的產業,就是醫療體系,從業人員則是在醫院診所醫療機構中的醫護人員,包括醫師、護士等等。與藥理相關的產業就是製藥業,也就是藥廠。

確保人的正常生理、正常生物化學現象能順利運轉的機制,稱為「公共衛生」。公共衛生不但無法形成產業,還要花人民的納稅錢來維護,也就是利用政府國家的錢來達成。

在古代,懸壺濟世往往是一種志業,一種善業,現代社會的醫療藥品服務業,既已變成產業,就不得不遵循產業的規範。那就是必須生存、發展、賺錢。表面上醫護人員是醫療產業的主體,實際上,主導整個醫療產業發展的並不是醫院醫師,而是藥廠以及跟疾病診斷治療相關的儀器設備廠商及藥廠,再加上托辣斯醫院連鎖體系。

這種符合商業資本主義原則的關係演變本來沒什麼不對,但是由於長期過度重視病理、藥理的結果,就把正常人的生理、生化都忽略掉了,因為這「生理生化」與「病理藥理」這兩大領域在本質上是存在著矛循及利益衝突的。

例如:如果社會進化到一個理想的程度,以下願景是有可能成真的:

  1. 把有「殺人脂肪」別稱的「反式脂肪」都剔除禁用。
  2. 不再吃煎炸食物,食品加工業不可再有祖孫三代百年炸鍋不曾換油的現象。
  3. 每個人的Omega-6Omega-3攝取都達致平衡。
  4. 高熱量低營養垃圾食物消失,含糖飲料再也買不到。
  1. 禁止使用微波爐於食物的加熱及烹調
  2. 吃食物是為了吃得健康,而不是滿足口腹之慾。
  3. 「吃到飽」餐廳被課以重稅,舉辦「大胃王比賽」則需負刑責。
  4. 抽煙酗酒者,健保費加倍。
  5. 類固醇列為管制藥品,醫師若「偷開」類固醇,要被吊銷醫師執照。
  6. 地下電台賣藥,全應繩之以法。
  7. 酒駕肇事本人及受害者醫療費用由肇事者負擔,健保不必買單。
  8. 酒駕肇事致他人受傷以二級謀殺罪處重刑,應強制拍賣其財產作為賠償。
  9. 有機農業再度成為主流,恢復尚未有化學工業前的景況。

         到那時,生病的人就會越來越少,就像由於少子化,婦產科診所等無人倒閉一樣,很多醫院診所也都會因為接不到病人而關閉。藥廠股價再也漲不起來,反而一路跌停板。也就是說,人如果都不生病,是絕對不利於醫療醫藥產業的。

        病人持續增加,醫療產業的總產值(大餅)才能做大,雖然人口下降,但產業不能不成長,負成長表示衰退,那是不符合資本主義商業經濟原則的。

2. 找出把人丟下水的元凶

於是乎醫師們就樂得站在河流的下游,把溺水的人拖起來急救、灌藥,反正救人開藥可申請健保,國家買單。就算病人多到醫師連午餐晚餐都沒時間吃也不礙事,他忙得甘之如飴,有能力救人真的很有成就感。等到大家都累壞了,哪有時間精力再去追究,到底是誰在上游把那丟人下水?更不要說把這「壞人」幹掉了。

我在二十年前,就有了想扮演「福爾摩斯」的念頭,想找出把人丟下水的凶手。

契機是在40歲時,因為暴飲暴食,胖到90公斤,一晨睡醒,右踝腫痛到摔倒在地上,原來是尿酸高所引起的痛風性關節炎,還有接踵而來的壞消息:高三酸甘油脂、高膽固醇(HDL↓LDL↑)、脂肪肝、血尿、尿路結石,頓時讓我失了方寸。

吃藥?吃那些平時開給病人吃的藥?胃出血、肝臟衰竭、肌肉溶解、腎衰竭......等等副作用,讓我沒有勇氣吞下那些患者若不吃就要挨我罵的西藥。飲食控制便成了唯一開給自己的處方良藥。

廿年餘來,我不曾吃過一顆西藥。由於個人的切身體驗見證,讓我對於健保局一年花在代謝症候群的藥物高達300億的情形很不以為然。那些藥錢其實都是白花了!

由於自己本身不敢吃那些藥,往後對於開藥給病人似乎出現了一些心理障礙、罪惡感,然而不開藥難道要喝西北風?做飲食衛教又不能申請到健保給付。身為開業醫師,該如何維持基本生計呢?

我本身雖不是皮膚專科醫師,但對於治療皮膚病,尤其是臉上青春痘等難治病變的治療一直很感興趣。曾把它當成診所專治的項目,也利用網路關鍵字找到很多病患。微晶磨皮、抗生素、類固醇、男性荷爾蒙抑制劑(Diane)、痘痘針、殺蟎製劑、果酸、換膚、雷射......等療法項目都難不倒我,但那些都是治標不治本。

        直到四年前,開始做延遲性IgG食物抗體檢測,似乎找到了真凶,其實食物過敏只是幫凶,因為仍然有無法突破的瓶頸。不少完全沒有任何食物過敏但皮膚卻糟到無法想像的患者,讓人束手無策。其中的老病號就是我自己本身,我右小腿有一塊濕疹(有可能是乾燥癬),已有78年了,使用最強的類固醇仍無法根治。

        那是我自己心中長久的痛。某日獲得朋友贈送一瓶特殊的植物種籽油,在沒有其他藥物、健康食品的干擾下,每天20C.C.喝了二星期,濕疹竟不藥而癒了。經過深入研究探討人體油脂代謝的機轉,終於找到了把人丟下水的真凶:反式脂肪、敗壞油脂(煎炸)以及Omega-3嚴重缺乏。

我遂將累積了數十年的臨床經驗,融匯成「過敏斷根細胞療法」,前後共應用在三千多位患者身上,得到了豐盛的成果經驗。

將此細胞療法運用在許多西藥罔效的過敏,免疫失調及自體免疫疾病患者身上,得到了有如天方夜譚般,令人無法置信的效果。就算尚未百分之百痊癒,此療法亦具有相當程度可取代抗組織胺、類固醇、免疫抑制劑的效用。

俗話說,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。此經過實踐的療法雖然離真理還有些距離,但也算「雖不中,亦不遠矣」了。

3. 三十年醫師生涯,恍如黃粱一夢

各種疾病的凶手當然不只是油脂的攝取出了問題,對於過敏,免疫失調、自然免疫疾病、自律神經失調而言,油脂確是主謀。其他還有很多幫凶。像高雄台塑仁武廠地下水超標30萬倍的致癌物、桃園RCA廠把致癌物注入地下水、台塑六輕附近的癌症村、食物鏈濃縮的EDC’S如:PCBDioxinPOP’s,諸如這些人類的悲劇,令人感到無力,個人更是使不上力的。

我不是在爆台灣醫界的料,全世界醫藥產業皆如此。台灣其實並沒有比美國更悲慘,我只是在追悔自己那即將畫上句點的一生。明明是因為想學習維護健康之道才唸醫科的,但我們卻只被教導如何治療各種疾病,卻完全不知「健康維護」為何物。

        如果只是我個人迷失方向,係個人魯鈍怨不得人。但今天,由藥廠主導的醫療教育體系,顯然把每位醫師都教育成幫藥廠開藥,幫藥廠賺錢的業務員,這種師徒相傳的業務手法,已代代相傳了好幾代了。回顧69年(1980年)自醫學院畢業至今,一直過著渾渾噩噩、只知治療疾病的歲月,對於醫師如何協助維持人體健康的天職,可說交了一張白卷。

釋迦牟尼在菩堤樹下頓悟得道,我雖尚未達到「頓悟」那種高妙的層次,但已看清楚了許多事情的來龍去脈。只顧治療疾病,唯藥物為尚是現今醫學主流價值,醫師若想不依賴使用藥物,就會被當成旁門左道的異類份子,這是人類醫療史上的大悲劇,我只不過是悲劇中的一粒塵埃。

       
別人造的業我且管不了,起碼我不想再造業了。昨日之我,譬如今日死,明日之我,譬如今日生。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。枉費三十年醫療生涯,回首已是百年身,恍如黃粱一夢,這就當作是臨終善言之一吧!

4. 悲慘的人間世界,宛如地獄
 
有一次在向健康食品推廣人員作油脂的演講前,我先問台下聽眾:「有每天喝九層塔籽油的請舉手!」結果無人舉手。「有沒有人喝亞麻仁油?」沒人回應。

「有每天吃魚油、海豹油的請舉手!」還是沒有人舉手!

 
這再度印證我的猜測:大部份人每天吃不到
0.1公克的Omega-3,還未能達到必需攝取量(10公克)的1%,不但一般人如此,健康食品銷售人員如此,恐怕連醫師也是如此。

有一次又有聽眾發問,每天喝椰子油保健,烹調都用椰子油,是否健康?

雖然知道有人在鼓吹喝椰子油保健,但第一次面對聽眾提出這種荒謬的養生法,我仍然有些受到驚嚇,覺得腳軟。

椰子油含90%飽和脂肪酸,必需脂肪酸Omega-62%Omega-30,長期服用椰子油者,必需脂肪酸Omega-63將同步缺乏。椰子油的飽和脂肪中,有45-50%為中鏈(C12)的飽和脂肪酸,母乳富含此脂肪酸,被列為「好的」飽和脂肪酸。但只能佔每天攝取油脂的30%,不能過量。

「難怪我椰子油吃了兩年,覺得記憶力越來越差,身體越來越不行。」聽眾為自己的無知作出結論。我覺得這位天天喝椰子油的聽眾簡直是在花錢接受「淩遲」,政府消基會也該出面管一管,這些無知的商人為了賺小利而製造出一大堆疾病,還不是要健保買單,整個社會終究要付出極大成本。

 
其實有很多保健食品及醫藥相關人員騙倒了別人,也騙過了自己,每個人都互相欺騙,即便是專業人士,如先前的我,也把垃圾食物當美食,而不知不覺。 當明白了更多真相之後,您就會覺得這個真實世界實在有夠悲慘,宛如地獄。

5. 來自寶貝女兒的懲罰
 
過去數十年,本人對於飲食健康不夠用功,漫不經心所受到的懲罰,竟來自兩位寶貝女兒。

201054日,南下探望在屏東科大唸大學的兩位女兒,用餐時她們不約而同自行點了油炸的雞排,雞肉很少,大部份都是吸滿油脂的酥脆炸粉。考慮再三,怕傷害親子關係,才隱忍住想把她們已經端上桌的炸雞排丟掉,再點過新餐點的衝動。

她們嫌我帶去送給他們的HRV Plus植物油味道不好,不肯食用;我自己工廠生產,在里仁商店上架銷售的純無患子洗髮乳及潔牙液,她們也嫌有天然的水果酵素味(被批評有臭味)而不肯使用。

想買有機營養品零嘴給她們,也不領情,她只想自行購買喜歡吃的垃圾食物,凝視手機螢幕上中三人和樂相擁的寶貝女兒,真是有苦說不出。透過她們,看到了過去的自己。就算再深的懺悔恐怕也無法奏效,想多打電話叮嚀,恐怕又變成嚕囌老人,如果把話說得太重,到時恐怕她們連我的電話都不肯接。

雖然她們在各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傑出優秀,也乖巧柔順,但從小養成的不良飲食態度習慣卻不易改變。這就應驗了「自己造的業,要自己承受」這句話。

6. 雖千萬人,吾往矣
 
以前覺得環保、農業界人士不夠努力,所以投入做環保,推動有機農業,對於自己本身所處的醫療行業中的不合理現象反而未曾置一詞,說穿了不過是想維持一些表相的和諧,不要破壞同業間的默契,讓自己可以有一安全的避風港。
 
        我原本是無神論者,自從親近佛法後,效法日常師父說真話,揭露事實真相,追求真理的決心越來越強,推廣自然療法碰到瓶頸挫折時,就會向師父祈求,因此一切似乎都頗為順遂。 魯迅的「橫眉冷對前夫指,俯首甘為孺子牛」一直是我的座右銘。雖然這本書(註:此書可能暫不出版)的內容有可能會令很多學長、學弟、師長、同業感到不舒服,但只要能對社會有向上提升的整體功效,個人毀譽也只能置之度外了。

3 則留言: